虞药卿.

你为药,我为引。

【金药】浮华.前传

“药,吾得一剑。”

药郎从房中出来,见桌上短剑不禁赞叹。

“此剑如此华丽,可怎如无色彩般暗淡……”

金是铸剑师,药郎便是个卖药的。世说金是个只知铸剑如疯的人,人人劝药郎远离,药郎仍不离不弃。二人知心知底,相伴有半生了。
蘸染胭脂的软笔在白皙面颊上滑动留下匀称红印,金为药郎细细勾勒着眼眶,眼角处上挑,眼下描出纹路,弯眸,药郎冲金一笑。
二人之家,何不快乐?

听闻皇宫又出妖魔作祟,天皇每日提心吊胆恐有妖怪扼喉,他派人寻来药郎命其一月内造出可退却妖魔的宝剑,药郎不得不受命。

“吾等非神人,如何铸就退魔之剑?”
金也苦了。

为铸成此剑,金与药郎寻遍各方,铸万剑寻其法。

终于皇宫附近一处密潭寻得果,深潭中潜藏巨龙,巨龙护着一座铸剑用的火炉,大抵便是能寻得退魔剑的地方。
旁处石碑刻印着鬼面,金想起当日他拾来的剑——那把,精美的短剑。

物怪纵横皇宫大乱,天皇不知所踪,天后惨死非命,金与药郎携听闻可退魔之剑到皇宫内召集剩余武士来此境拖曳出剑炉。

燃火,物怪就在四周潜伏,武士紧握佩剑面部因恐惧狰狞。

药郎曾学习如何构成简单结界,他将白符贴到深潭四角处,如此便可抵御片刻。

将剑投入炉中,炉火漫上喷发后归于平静。情势危急,物怪早已突破结界,肉身尽管再强大面对怨念深重的物怪也似手无缚鸡之力。

怎么办?
葬身于此?

“谁快跳下去啊!”
“妖怪来了!我不想死!”
“你们快想办法啊!”
“快跳下去”……

药郎正想着对策物怪已到身前扼死数人眼看轮到药郎就听身后一声落水随后热浪涌起。

“金!”

一个箭步到炉前,炉中火正旺,却无他人影。药郎眼眶泪水决堤,心脏如刀绞一般钝痛,听着武士们揪住救命稻草般欢呼药郎直起身道。

“退魔剑已铸,尔等安全了。”

说罢,倾身融入炉中。

药郎只觉大脑一阵空白迷糊了很久,隐约看到着一袭金袍之人挥舞初出鞘拥有巨大力量的退魔剑斩灭物怪。

“形已具。”
“真已全。”
“理已知。”
斩灭——

醒来发现周遭只剩自己和那把已然光彩华丽的退魔剑。



借梗干将莫邪背景。
考完试有点懒一直没更…假期就回来更新啦。
多谢支持。
文章可能有点奇怪,见谅…

【骸君生贺】白骸.明明是我过生日

【金药】浮华.(二)

王上坐于上位,其身侧大臣武士满面不屑见如此多的四海术士,而台下的那些江湖之士大包小包似乎装满各色降妖法宝,卖药郎站在门口角落,手掌展开于门角处留一白符。
“近月宫中频出妖怪杀人命案,朕的妃子们惨死非命,还请各位大师出手相助,捕得那妖者必有重赏。”
人群中一阵低声嘈杂看来都在盘算着自己的如意算盘,这对于卖药郎来说倒是无所谓,漫漫长途,金钱仅是购置些缺少的东西罢了,爵位更是无用之物——一个头衔而已。

进入王宫起卖药郎袖中的退魔剑便有些不安分,过路由高墙围起的侧妃宫室更显不安。
“怎么了,金?”卖药郎悄声询问,退魔剑并无回应,半晌,在卖药郎耳畔才响起只有他才可听到的熟悉声音。
“此处使吾十分难受,汝可要当心。”
卖药郎随即应下四处留意,于适当隐蔽处留下白符事先设好结界。
肩部多了重量,打招呼的声音有些耳熟,是那除妖的。
“你还真来了?”他的语气中有些许果然隐于惊讶背后,“是不是看好赏赐了?但这赏赐想拿还真有些困难,这来的皆是有脸面的厉害角儿……”除妖的小声向卖药郎介绍几个他熟知的术士。
卖药郎听着他的介绍仅当是一笑而过的趣闻罢了。

究为如何,夜中一试便知。





查了资料才知道上文的错误,这里纠正一下。
人民应称皇帝为天皇,皇后为天后,第一篇的时候直呼了,歉。
小文章的具体设定还得等等后来的发表吧,也许会和想象的有出入,见谅啦。

【金药】浮华.连载

多年后第一次试着开个大坑,也许思路不是很清晰请见谅啦。





王宫内突传女人撕心裂肺的尖叫,侍女侍卫随王上赶到时王上侧妃的寝宫已然鲜血一片。
“快、快召寺僧!”王上面带惊恐神色瘫坐于门外不忍直视那摊模糊血肉。

“这已经是第三个死于非命的侧妃了,听说下一个就会是——”暗色布衣的中年男人在众人中间神秘兮兮地讲述着王宫近月来发生的怪异命案,他方想做口型悄声道出是谁下一个将被迫害就被人群外一直很安静的卖药郎接去:“王后。”
听客们的目光循声源从中年男人身上移到身穿鲜艳和服背着半人高药箱的药郎,中年男人被断了话后颇为不满:“你是哪来的?”
“在下只是个卖药的。”

待人群散去后那中年男人找到药郎。
“喂,你怎么知道下一个是王后。”
“听说。”
中年男人上下打量着卖药郎,目光落在卖药郎手中的退魔剑上又将目光移走。
“你不会也是来应招的吧?”
“哦?”
王宫正招募四海的除妖师来解决宫中作孽的妖怪,这个中年男人也是其中应招的一人。
“我得去报名了,再会小药郎。”
卖药郎看着那人背影轻声念叨,看似自言自语。
“是个机会。”
“小心为妙。”

【白骸】你输了

分享之前写的白骸,梗也是突然间想到,第一次发瑟瑟发抖。




房间已被摧毁得不成样子,六道骸半跪在地半张脸已然被血染红。
身上伤口撕裂般疼痛着,逐渐失去意识没在意正在被侵犯,只认为下身是伤口传来痛感。
六道骸在另一件房醒来,身上伤口都已包扎好,旁边躺的则是把他伤成这样的男人。六道骸见对方醒来也没说话,他并不想问为什么不杀我之类的话,他大概猜得到答案。

在米露菲奥雷呆了很久,六道骸对于答案也确定了——白兰不过是想玩他而已。
开门声响起,六道骸坐起身将鬓发别至耳后,伸手将衬衫扣扣解开。
“骸君已经这么自觉了吗?”
“你对我除了玩弄大概也没别的了。”
肉壁紧裹粗大异物,一次次穿透惹起难耐呻吟,吻痕布落在白皙躯体上,手腕铐着手铐动作很不方便只能保持举在头顶这个动作。
六道骸记得之前白兰曾问过他:俯身在女人身上就算被人侵犯也无所谓吗。
如今他却想回答:白兰,你输了。

那之后六道骸再见白兰就是在雷区的choice战争了。最后则是在日本的森林。
六道骸站在树下看着黑化的白兰,心底暗道:白兰,你果然输了。
“犬,千种,走了。”
说罢转身离开局势已分的战场。

与有关之人算是道了别后六道骸就回到了意大利,他在一栋正打了拆字的大厦下驻足,从风衣里怀掏出以精致小盒装着的婚戒,回想起那天白兰拿着这个盒子给他看的小孩子神色,他仰头轻叹。
“白兰,当你和那些人一样的时候,你就已经输了啊。”
六道骸也知道白兰会怎么回答,但那可能是十年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