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药卿.

你为药,我为引。

【金药】浮华.前传

“药,吾得一剑。”

药郎从房中出来,见桌上短剑不禁赞叹。

“此剑如此华丽,可怎如无色彩般暗淡……”

金是铸剑师,药郎便是个卖药的。世说金是个只知铸剑如疯的人,人人劝药郎远离,药郎仍不离不弃。二人知心知底,相伴有半生了。
蘸染胭脂的软笔在白皙面颊上滑动留下匀称红印,金为药郎细细勾勒着眼眶,眼角处上挑,眼下描出纹路,弯眸,药郎冲金一笑。
二人之家,何不快乐?

听闻皇宫又出妖魔作祟,天皇每日提心吊胆恐有妖怪扼喉,他派人寻来药郎命其一月内造出可退却妖魔的宝剑,药郎不得不受命。

“吾等非神人,如何铸就退魔之剑?”
金也苦了。

为铸成此剑,金与药郎寻遍各方,铸万剑寻其法。

终于皇宫附近一处密潭寻得果,深潭中潜藏巨龙,巨龙护着一座铸剑用的火炉,大抵便是能寻得退魔剑的地方。
旁处石碑刻印着鬼面,金想起当日他拾来的剑——那把,精美的短剑。

物怪纵横皇宫大乱,天皇不知所踪,天后惨死非命,金与药郎携听闻可退魔之剑到皇宫内召集剩余武士来此境拖曳出剑炉。

燃火,物怪就在四周潜伏,武士紧握佩剑面部因恐惧狰狞。

药郎曾学习如何构成简单结界,他将白符贴到深潭四角处,如此便可抵御片刻。

将剑投入炉中,炉火漫上喷发后归于平静。情势危急,物怪早已突破结界,肉身尽管再强大面对怨念深重的物怪也似手无缚鸡之力。

怎么办?
葬身于此?

“谁快跳下去啊!”
“妖怪来了!我不想死!”
“你们快想办法啊!”
“快跳下去”……

药郎正想着对策物怪已到身前扼死数人眼看轮到药郎就听身后一声落水随后热浪涌起。

“金!”

一个箭步到炉前,炉中火正旺,却无他人影。药郎眼眶泪水决堤,心脏如刀绞一般钝痛,听着武士们揪住救命稻草般欢呼药郎直起身道。

“退魔剑已铸,尔等安全了。”

说罢,倾身融入炉中。

药郎只觉大脑一阵空白迷糊了很久,隐约看到着一袭金袍之人挥舞初出鞘拥有巨大力量的退魔剑斩灭物怪。

“形已具。”
“真已全。”
“理已知。”
斩灭——

醒来发现周遭只剩自己和那把已然光彩华丽的退魔剑。



借梗干将莫邪背景。
考完试有点懒一直没更…假期就回来更新啦。
多谢支持。
文章可能有点奇怪,见谅…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