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药卿.

你为药,我为引。

【白骸】你输了

分享之前写的白骸,梗也是突然间想到,第一次发瑟瑟发抖。




房间已被摧毁得不成样子,六道骸半跪在地半张脸已然被血染红。
身上伤口撕裂般疼痛着,逐渐失去意识没在意正在被侵犯,只认为下身是伤口传来痛感。
六道骸在另一件房醒来,身上伤口都已包扎好,旁边躺的则是把他伤成这样的男人。六道骸见对方醒来也没说话,他并不想问为什么不杀我之类的话,他大概猜得到答案。

在米露菲奥雷呆了很久,六道骸对于答案也确定了——白兰不过是想玩他而已。
开门声响起,六道骸坐起身将鬓发别至耳后,伸手将衬衫扣扣解开。
“骸君已经这么自觉了吗?”
“你对我除了玩弄大概也没别的了。”
肉壁紧裹粗大异物,一次次穿透惹起难耐呻吟,吻痕布落在白皙躯体上,手腕铐着手铐动作很不方便只能保持举在头顶这个动作。
六道骸记得之前白兰曾问过他:俯身在女人身上就算被人侵犯也无所谓吗。
如今他却想回答:白兰,你输了。

那之后六道骸再见白兰就是在雷区的choice战争了。最后则是在日本的森林。
六道骸站在树下看着黑化的白兰,心底暗道:白兰,你果然输了。
“犬,千种,走了。”
说罢转身离开局势已分的战场。

与有关之人算是道了别后六道骸就回到了意大利,他在一栋正打了拆字的大厦下驻足,从风衣里怀掏出以精致小盒装着的婚戒,回想起那天白兰拿着这个盒子给他看的小孩子神色,他仰头轻叹。
“白兰,当你和那些人一样的时候,你就已经输了啊。”
六道骸也知道白兰会怎么回答,但那可能是十年前了吧?

评论(1)

热度(9)